您的位置:首页  »  遇见超市美人



              遇见超市美人


  字数:73210字
下载次数: 44






  1。意外邂逅

  「请问您自带购物袋了吗?」

  这是欧若诚对许翔说的第一句话。

  许翔记得那是一个雨天。

  南方的雨季按理说是从四月份开始的,不过今年气候反常,一场风暴刮到了缅甸,雨季生生地被推后了两个月,原本应该是酷热难当的6月中却连日阴雨,许翔只觉得自己都快像柜子里的衣物一样长绿毛了。

  那天会去超市纯属偶然,平时只要言语一声便自然有人替他准备,他一年里亲自购物的次数两只手都数得过来。那天,他难得抽出空去帝王大酒店会见出差而来的同窗好友。想着北方的好友应该没什么机会去吃南方的水果,便临时想着去超市买些莲雾啊菠萝蜜之类的,顺便带些鲜荔枝过去。虽说交待下面去办也没什么关系,但正因为对方是昔日老友,许翔想着自己去买总是一份诚心,便把他的宝马泊在了百佳的停车场。

  百佳是李嘉诚旗下和记黄埔公司的直属超级市场,因此有百佳的地方就肯定有个屈臣氏。许翔没带伞,一出车门便很自然地先进了离他最近的屈臣氏的门。
  为合理利用空间而原本就已摆的密密麻麻的柜架中,站着几个挑选货物的顾客,再有几个化妆品导购员滔滔不绝地宣传着产品,根本就无法移动,极其讨厌这种喧闹气氛的许翔不禁皱起了眉头。正是他烦躁地寻找一条路冲过去的当儿,无意中发现了进口货架那排挂上了新鲜的去壳栗子,心下一动,取了五六包,又顺手拿了几盒巧克力之类的零食。心中暗笑,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吃过这些玩意儿了。

  走到收款处,前面排着三个人,许翔腰间的手机震动几下随后响了起来。许翔咋舌,把那一堆鼓鼓的包装架到右手上,左手艰难地掏着手机,暗骂也不知是哪个王八蛋拣这时候打电话来。

  「喂?」正是许翔摁下通话键的一瞬间,旁边不知哪里来了个年轻男人,将他右臂上快掉下去的零食放进了一个铁篮子,并将那铁篮子递到他手上。

  「啊,谢谢。」许翔反射地道谢,却在见到对方温和点点头的笑脸的一刹那,眼睛亮了几分。

  「翔哥,下塘的一间俱乐部刚给封了。我已经联络过稽查大队的肖队长,晚上陪他们吃饭,所以晚宴我就不去了。」话筒中传来了何毅简洁明了的报告。
  「怎么回事?」许翔虽是听着何毅的报告,目光却没离开刚才那年轻男人。
  「阿红没管好人,前些天混了两个大学生去打工,结果被学校抓到了以后举报给了稽查大队。不过是肖队长负责的辖区,所以也没什么大事。」

  「嗯,知道了。」

  许翔合上手机盖的同时也轮到了他交款,面对他的,正是刚才那个年轻男人。
  虽然和其他男员工一样穿着有些可笑的制服,但眼前的这个人穿上感觉却完全不一样。或许是因为他的脸长得太过标致的关系吧,许翔暗想。

  「欢迎光临,请问您自带购物袋了吗?」年轻男人面带浅浅微笑地亲切询问。
  「购物袋?」许翔一怔,「什么购物袋?」

  年轻男人见状,了然一笑:「是这样的,现在国家有限塑令,购物袋统一收费,您是用普通塑料袋呢还是买一个环保购物袋?」

  「环保购物袋?什么样的?」许翔顺着那男人的手看过去,身边确实挂着看上去像是化纤织成的绿色袋子,上面还有WATSONS的标志。

  「这种购物袋可重复利用,三块钱一个,如果不需要的话就普通的大袋子吧,五毛钱一个。」年轻男人挂着职业笑容,亲切地介绍。

  「哦,那就这个吧。」许翔顺手拿了个环保袋,递过去。

  年轻人接过袋子,熟练地打码之后张开放在一旁,一边将铁篮中的零食一一刷价格一边塞进袋子中。

  「一共是238元,谢谢。」年轻男人还是淡淡的职业笑容,在等待许翔拿出钱包取信用卡的时候眼神自然地下垂几分。

  许翔定定地看了眼那长睫毛,递过信用卡,目光瞟到了他的工牌上。

  欧若诚。

  「请问需要密码吗?」男人输入了金额之后问道。

  「不用。」

  「请签名。」

  许翔在男人递过的回执单上随手签了几笔,男人便手脚敏捷地将信用卡,小票以及银行单双手递过来,在许翔接过提起袋子之后,说了句:「欢迎下次光临。」
  许翔点点头,转身离开,身后又响起了那个男人的声音「欢迎光临……」
  提着一大包零食,许翔站在屈臣氏的门前稍稍想了想,便直接回到了车里,把那包零食往后座一丢,坐回前座掏出移动电话摁了个快捷键,拨通之后,对方便传来了恭敬的声音:「老板。」

  「交待下面买些莲雾菠萝蜜,再买框桂味或者糯米池一小时内送到帝王酒店1830房间。」

  「知道了,老板。」

  「哦,再让王劲查查华新路百佳下面屈臣氏里一个叫欧若诚的收银员的底细。」
  「知道了,老板。」

  许翔挂了电话,隔着车窗玻璃望了一眼屈臣氏的招牌,便戴上墨镜挂上蓝牙耳塞,脚踏离合器,驶向帝王酒店的方向。

***********************************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写这篇文章是因为音二叔我确实在超市遇上了一名美人!!

  嗯,没错,是在收银区工作,动作很熟练,很有效率瓜子脸,白白净净的,个头173CM左右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非常可爱~ 当时就想,哦哦~ 原来所谓的「欠压系」就是这种啊!!!!

  头一回交款时无意中与他对视一眼,吓一跳差点对他说:你长得好可爱哦!
  于是很怨念地自己可能压不倒他,那就找个小攻好好疼爱你吧,啊嘿嘿嘿嘿……

                奸笑~

  不过事先说明,这个故事可跟那个美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纯粹是见着美人来灵感了……啊哈哈哈~

***********************************

  2。不同人生

  颜孝申打开房门发现许翔提着屈臣氏的大包站门口,着实愣了一下,再等他探着头看了一下袋子里的内容,笑得直捂肚子:「我还当许大老板坐着嫦娥一号去月球给我买什么奇珍异宝去了,折腾那么两小时你就逛了圈屈臣氏啊?」
  「堵车了。」许翔挠挠头踏进门。

  半小时的路程堵了一个半小时,开发中的城市路是老规格,窄的很,这两年买车的人一多路就愈显拥挤,一到高峰期堵上个把小时简直太正常了。不过这要是换到了广州深圳,怕是堵得更厉害。

  颜孝申提过那袋子坐到酒店的床上,边一一拿出来边数:「让我瞧瞧,大田栗子,德芙巧克力,金帝巧克力,明治果仁巧克力……」抬头有些无奈望着坐沙发上擦着墨镜的许翔,「就算我很感动你记着我爱吃栗子,也不用买这么多吧?
  还有,你买这么多甜食是嫌我血压不够高啊?「

  「拿回去给你老婆不就完了,我是买了栗子顺便拿了几盒。」许翔一瞥眼看到了桌子下的水果,看来下面办事的效率比他高多了。

  颜孝申上看下看左瞧右瞧,不无羡慕地笑笑:「保养得不错么,身材还是那么让人嫉妒,我这一结完婚,当初的帅哥影子都没了。」

  「看出来了,小肚子都出来了。」许翔说话倒也不客气,「再过过是不是就要谢顶了?」

  「嘿你这人,随口夸你两句你还当真了!」颜孝申瞪他一眼,起身去冰箱拿了两罐青岛递一罐给许翔,「你送了那么多水果过来让我怎么拿?」一大篮莲雾两大个菠萝蜜,整整一筐荔枝。

  许翔开罐喝了一口冰破,一股凉意顺着喉咙直下,冰爽至极:「明天几点的飞机?我派个人送你就是了,你今天先吃嘛,能吃多少吃多少。」

  「再能吃也吃不了这么多吧?我听说一个荔枝三把火。」颜孝申倒是当真打开竹筐,拿了那么一串出来。

  「知足吧你,那么大的糯米池那都是一串一串挑出来的。最好的品种了!」
  许翔瞅着那小鸡蛋大小的荔枝,暗忖要是自己在超市买,肯定买不到这种级别的。

  这年头,诚意果然没权势金钱来的实在。

  「确实很甜!这么新鲜的荔枝在北方可买不到。前几年说为了保鲜,北上的荔枝表面全喷了硫酸,搞得我好几年都没敢买。」颜孝申吃得一脸幸福,「我老婆好这口,可惜她没那口福。这不是我过来出差么,她又嚷嚷着要我带荔枝回去,我就跟她说『你以为你杨玉环啊?!』!」

  许翔闻言忍不住笑起来:「直接过来不就得了?北方那么冷。你过来的话,工作,住房完全不用操心,我不是跟你说了好多回了么。」

  颜孝申一叹:「两家老人都在北方,我老婆又舍不得辞了公务员的工作,花了多少关系才弄进去的,你让我们怎么过来啊?要我还是单身汉早过来傍你这大款了!」

  许翔闻言只是默默一笑。家庭固然是份束缚,却也是一份幸福啊!像他这样的,想被拴还没机会呢。

  「怎么样,许大老板啥时候办喜事?」颜孝申眼一瞥,「想嫁你的女人多如繁星吧?」

  「哪有?我哪有那份艳福。」许翔摇头嗤笑,「那台词怎么说的?我命犯天煞孤星……」

  「得了吧你!」颜孝申白他一眼,「说正经的,虽然说你喜欢男人,但这不结婚也不是个事儿啊!你也三十六了,咱都是奔四的人了,年龄大了膝下无子老来无伴的多可怜?你现在拼死拼活地赚那么钱有什么用?!」

  许翔一听这话有些烦:「好不容易我们家老太太这两年不叨叨了,我可不想接着听你啰嗦。」

  说罢看看表,起身又道:「差不多时间了,走走,吃饭去,我让人弄了批新鲜的海鲜过来,听说今儿的象拔蚌挺不错。可惜你来得太匆忙,不然直接去大亚湾的海边酒楼,海边喝酒多过瘾。」

  颜孝申见状虽是真的有些担心好友,也不好多说什么,笑了笑便和他一起出了门。

  回程路上,许翔把车泊到了江边。已是午夜,江边偶尔才会有几个零零散散的身影路过。江边路灯映射在墨色的江面上也算是波光粼粼,许翔把车顶放了下来,宝马又恢复成了原本的敞篷模样。顺手拿过车里小冰箱里的金威特制,打开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放倒椅座自然而然地望着天空。

  今晚好歹也算是个晴朗的夜,风吹开了乌云,天空隐隐约约看的到几颗若隐若现的星子,厚重的乌云一团一团比那墨团颜色还要深,眼睛适应了那份黑暗之后倒是能分辨得出来。江边的高层住宅偶尔有几户还亮着灯。

  许翔不禁想到现在低迷的房地产市场。国家政策一出台,前些年火到一年涨一千的房屋身价转眼就掉了下来,原本炒房的人现在只要买了房就倒贴钱,于是不再倒二手房。地产老板不肯降价,等着看大形势,工薪阶层又买不起这动辄五六千一平的房,何况是这种江景的高级住宅,根本就卖不出去,于是大批的住宅楼只好在这空着,然后就形成了空房一大堆,一大堆人没房住的尴尬局面。
  许翔点了一支烟,缓缓深吸了一口,浅浅一笑,都说这次四川大地震只有房地产最小气,根本没捐多少钱,想来也是因为看上去死赚的地产业实际上亏损连连吧?若是再有那么几个王某人的「灾害频繁」论让地产业与百姓发生激烈对峙的话,就更僵了吧?

  什么生意都不好做啊!许翔疲惫地一声叹息。

  油价再这么涨下去,他连这车都开不起了吧?忍不住自嘲,翻了个白眼。
  想想今晚为了好好与老友相聚,他直接关了手机,不用想肯定也是一堆未接来电,打开手机没多久,小秘书果然提醒有37通未接来电,20多条短信。
  许翔边无奈地查阅短信内容边忍不住暗想,不知道今天那个超市美人此刻在干什么,或许早已睡了吧?

  欧若诚坐在风扇前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这种潮湿的天冲完凉浑身粘糊糊的感觉就立刻消失,实在是非常清爽。

  「阿诚,要交房租了。」原本侧躺在床上的女友翻过身来望着他,「咱们都拖了两个星期了,今天房东又打电话了。」

  「哦。」欧若诚不禁叹口气,每个月交房租,这就像个定时炸弹,每个月都要爆炸一次。

  为了让女友过得多少好一点,欧若诚坚持租着这还算小有名气的住宅区的老房。虽说这些年新建的六区七区的房价动辄两三千一个月,90年后造的一区的旧户型房价却一千左右就拿的下来,现在这房子两室一厅,没什么家电,好歹在一番讨价还价后房东同意八百一个月租给他们。虽然比起郊区的水泥房贵了三五百块,但这房子在市区,交通便利,小区管理也是按照整个社区的级别操作,相当安全。即便如此,对于手头并不宽裕的他而言,每领到工资就是房租水电煤气物业管理费,他又坚持不肯让至今找不到工作到处打短工的女友掏钱,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不是我说你,以前不是说好的,领了工资就先交房租,不然那钱揣几天就不知道花哪里去了。」女友有些责备,「咱们的房东已经挺好说话了,总是这么拖着房租不给,人家不说我都不好意思。」

  「嗯。」欧若诚闷闷地答应一声。

  上个月四川大地震,举国哀恸,他一个激动捐了一个月的工资。捐完之后才发现别看就这么一千来块钱,对于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他们而言却是相当大的数字。
  于是东拼西凑地交了房租等等费用之后欠了同事不少钱。他不喜欢欠着别人,于是这个月发了工资就先还了债,想着这两天他打的零工的薪水就该发了,凑一起勉勉强强够交房租,于是就拖了几天。其实女友不说他也知道,拖着那两位仅靠退休金和房租过生活的老夫妻房租确实不厚道,但他实在不想再开口借钱。
  「哎呀好闷啊!什么时候咱们才能买台空调啊,眼看着就七月了。」女友翻过身嘟哝着。

  欧若诚悄悄叹口气,下意识地想起了今天那个买了一堆零食的男人。

 〈那样子,明显不是居家型男人提着的那堆东西应该是买去送人的。那身他都知道牌子的名牌服饰,买东西看都不看标价的派头,任谁都瞧的出那是个大老板吧?欧若诚不禁有些嫉妒,个头高,身材好,长得也不差,又有钱,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倘若是那个人的话,永远也不会为这种柴米油盐的茶饭事郁闷吧?
  欧若诚起身关了灯,躺在女友身边,心下暗咒,什么破空调扇,放两块冰也一点没见制冷,当初买了这玩意真是脑残,还不如加个五六百买台空调呢!
***********************************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今天也继续来音二叔的超市美人偷窥日记,标题名曰:色狼的下场~ 最近没事儿买袋盐啊买个西瓜啊也从超市走,目的嘛……呵呵呵呵,当然是为了多瞧几眼美好的美丽小受……话说上周末粉红控来给二叔送橙汁,她们单位发的,于是二叔领着她一起去超市,残念的是那天小受似乎休假,满超市地找了一圈也么找到~ 因为要出差,于是周一晚上去买帽子,终于被二叔我给发现了美人的身影,于是提着购物筐直冲小受的收银台就过去了,趁人家不注意,瞅的心花怒放……啧啧啧,瞧瞧那长睫毛,啧啧啧,瞧瞧那瓜子脸,啧啧啧,瞧瞧那大眼睛……

  哎?眼睛?

  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二叔结帐了,结果人家瞅瞅二叔:- 请问您自带购物袋了么?

  - 啊,没有,你给拿个塑料袋吧。

  -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绿色购物通道,没有购物袋的。

  なに?!!!

  瀑布汗……二叔我瞪俩眼地望着脑袋上方,果然,一块巨大的「绿色购物通道」

  的牌子~ 话说二叔我以前就走过这个通道,于是以后结帐的时候总是留意着不从这里走,么想到,么想到啊!!

  为了看美人,二叔俺就傻乎乎地跑那通道去了~

  俺一世的英明啊啊啊啊啊……付诸东流……TAT

  然后,然后,人家说,那怎么办?

  怎么办,捧着呗~

       于是二叔就用刚买的帽子捧了四罐破回家~

  所以说,美人的破坏力是巨大的!!!

***********************************

  3。决心捕捉

  今天没下雨。

  这鬼地方只要一天晴,温度立刻飙到35度以上。虽说坐在冷气大开的房间里是感受不到那种汗流浃背的辛苦,但透着落地窗望着外面明晃晃的太阳就会下意识地打消出门的念头。

  许翔习惯性地揉着太阳穴,刚刚开了酒楼的干部会议,面对市中心四星酒店的自助餐价格要不要涨,两派人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从去年猪肉价格上涨粮食涨价开始到现在,所有食材的成本已经涨了一半以上,但自助餐的价格却始终维持在前年的水平。材料上涨,新劳动法出台人力成本也上涨,面对越来越低的利润,想要保证酒店的正常盈利,涨价似乎是最好的选择,尤其是这种打着「平价的星级享受」的面向大众的自助餐,原本88一人的价格就不贵,内容又有蟹,蚌,生鱼片等等上档次的海鲜,盈利有限,再不涨价怕是没继续做的价值了。

  赞成涨价的不在少数,但反对涨价的同样有不少。原本物价上涨而大多数人工资并没上涨生活水平就下降了,到处都涨价的话还有多少人愿意去酒店呢?何况这自助餐原本打的就是平民牌,不像酒店的高级料理,不管多贵也有的是有钱人来光顾。赞成涨价的却认为,国人的本性就是假如定下来去大吃一顿,那么他们宁愿吃一星期的咸菜也要在周末好好开开荤。更何况88元的定价虽说是面向大众,那也不是街头5块钱一碗拉面的档次,再怎么平民化也不能顿顿去吃,象征性的涨那么二三十块也未必不可。

  两派人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吵得一塌糊涂谁也不服谁,于是最终吵到了许翔这里。许翔极讨厌这种光知道卖理论的嘴上功夫,一句「去做个问卷调查,看看消费者对于涨价是什么态度再来讨论涨价的问题。」便做了总结。
  现在坐在空调房的办公室里,许翔刚挂了个电话,有些疲倦地打算去旁边的会客室抽支烟。他不喜欢纯粹的办公空间内烟雾缭绕,那会让他觉得头脑也会变成一团浆糊。正是这时,门被轻轻敲了两下,助理拿着薄薄一叠纸走了进来。许翔瞥了一眼,便知道应该不是公务要他签字。

  「许总,这是您要的报告。」助理毕恭毕敬地微躬着身子,却是机器人般纯公式的语调边开口边把那资料放到写字台上。放好资料后见许翔冲她微微点了点头,便静静地退出房门去。

  许翔琢磨着他要的报告的话那肯定没别的事儿了,这几天一忙,把那超市收银员的事都忘到了九霄云外,这会儿一想起来,方才因那会议而低落的情绪都缓了不少,本打算去抽根烟,这会儿也不去了,直接坐回座位上,边摁下内线,吩咐外面冲杯冰咖啡,边打开了那薄薄的塑料文件夹,眼前便出现了那张相当清秀的脸。

  之前只在超市里只有个总体印象,再怎么说,在与对方对视时总不好直勾勾地瞅着别人,这会儿面对的是照片,许翔眼微微眯了几分,审核一般细细看着。
  通常人的印象与照片都会有几分出入,因为平面的照片到底不能与实实在在的活人划上等号,比如照片上这刻意昂着脑袋面对镜头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本人的那种灵气。许翔暗想,这孩子果然是属于比较腼腆的类型吧。即便如此,照片上的人不管从什么角度而言都算得上是美人的范畴。清秀的脸型,白皙的肤色,没有时下年轻人爆炸式的烫发,看上去很柔软的头发乖巧地以恰到好处的长度帖在耳后,稍稍倾斜的刘海顺着不浓不淡的眉毛向下延至鬓角倒也有透着股时尚的气息,大大的眼睛面对镜头有一丝呆滞,但那也是因不习惯镜头而故意的虚张声势吧?那瓜子脸下巴上较常人略显红润的嘴唇稍稍有些薄,许翔微微一笑,心想该不会是个薄情的人?不管怎么以挑剔的目光来评审,眼前这张脸都是属于怎么瞧都很舒服的感觉,没去选个秀啊当个明星啊而是躲在超市当收银员,还真是有些浪费啊!

  适时助理送进了冰咖啡,许翔便靠着老板椅背,一手端起咖啡一手将调查结果举到眼前仔细瞧着。原来才23岁,还是学国际贸易的,许翔忍不住皱起眉,堂堂大学本科毕业生怎么混到超市当收银员去了?再往下看,便明白了原来是牵涉到主管受贿的问题才被降职了的啊。父母双亡有点可怜,但是对他而言,这样的人反倒好搞定,因为没有背景没有牵绊的人才会更聪明地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路。
  有女朋友么,许翔看到这儿不禁咋舌,这个有点小问题了,于是放下手中的咖啡,习惯性地抚着下巴沉思起来。

  欧若诚站在洗手间的水池前洗了洗手又掬一捧水抹了把脸,叹口气。

  虽说超市里开着冷气,但屈臣氏毕竟地方小货物多挤得满满的,收银区也就两台机挤在角落,每当遇到今天这样的周末或是节假日客人异常地多,连想上个厕所都难。尤其再遇上刚才那个明明信用卡没磁了刷不成却死活不承认胡搅蛮缠的顾客,那真是不想满头大汗都难。

  望着镜子里苍白的脸,还有湿漉漉的几绺头发下面有些浮肿的双眼,欧若诚觉得自己这副模样还真是有些狼狈。

  昨晚上又和女友吵架了。说是吵架,倒不如说是自己挨骂。都说男人和女人在吵架时的区别就像是步枪与机关枪的区别,欧若诚觉着说这话的人还真是油菜,
  自己面对能把几年前的芝麻大点的小事都扯出来数落他的女友简直是毫无招架能
  力,忍不住怀疑女人的头脑到底是个什么构造。吵架完当然两个人都很生气,分房的结果却总是他睡客厅的沙发,他睡觉认床,沙发又太窄,一不小心就会掉地上,所以每当这时候他总是彻夜难眠,胡思乱想起来。想到将来,总觉得有些迷茫,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点什么,但总这么混下去的话,别说是买不了房子,连生活都是过一天算一天。要说不羡慕人家有钱人那才叫假清高,毕竟在陪女友逛街的时候,看着他喜欢的衣服却动辄五六百的标价,听着女朋友不断嘟哝着想买件衣服也买不起,他不觉得自己窝囊才是怪事。

  吸吸鼻子,欧若诚浑身发软地走向绿色的收银区,看着柜台上那堆为促销而以10元价格出售的捆绑产品摆的满满的他就有点眼花。

  真不想干了啊,这破工作!欧若诚不知第几次那么想着。对着替他接班的女孩子浅浅一笑,他正要走进收银台,却被匆匆而来的领班叫住了:「正找你呢,快跟我来,经理找你。」

  欧若诚愣了愣,也不知是什么事儿,心中七上八下地跟着领班走进了员工通道。


  4。莫名其妙

  欧若诚甫一踏进经理的门,便直觉有点不对劲,悄悄四下瞄了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那长相,那身板,那打扮,他敢保证一年内他是忘不了那个成心刺激他的男人的,何况这还没过一星期呢。

  「经理,您叫我?」欧若诚先向那老板桌后的陈胖子打了声招呼,心下嘀咕着竟然在这儿又遇上了这个男人,成天这么打击他脆弱的自尊心还要不要人活了?!
  「小欧啊,坐坐~ 」陈庆生一改平常那副不知是坐是躺的姿势正襟危坐,语气也没了装腔作势,语气难得竟得听出一股子和蔼来。

  突然想起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欧若诚不禁冒了一身鸡皮疙瘩,眼前的陈胖子油光满面地脸上堆出的貌似亲切的笑容怎么着都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心中尽量给自己催眠「世界还是美好地,陈胖子还是善良地」,边浅浅一笑开口:「不,不,陈经理您有什么事只管说就好。」

  许翔跷着二郎腿坐在真皮沙发上,一手托着胳膊肘一手扶着下巴,不动声色地望着眼前的年轻男人。嗯,果然还是本人才有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特质啊!许翔下意识挑了挑眉,再见一次他也还是觉得这人是个难得的美人。只不过他瞧得出欧若诚对这位陈庆生假惺惺的客气颇不买账,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不禁好笑起来。

  「让你坐就坐。还客气什么?」陈庆生拖着那臃肿的身体从老板桌后站起来,一把将与他相比就是土豆与豆芽区别的欧若诚摁到了许翔对面的位置上,自己坐在两人旁边,开始忙活着沏茶。

  欧若诚没顾得上对面的人,只是看着陈胖子愈发反常的举止,忍不住皱起眉。
  许翔瞧着他那盯着陈庆生的狐疑眼神,低低笑起来。欧若诚这才把目光下意识地转到了许翔身上,见对方深邃的目光直直盯在他脸上,那明明是含着笑意的眼神却不知为何锐利到仿佛刺得到他心底,急忙将视线低垂了几分,意外地觉得脸上有些发烫,暗想自己又不是大姑娘,有什么好害羞的。

  「你叫欧若诚是吧?」

  男人开口了,沉稳的声线很有低音贝斯的震撼效果。欧若诚忍不转始算,个头高,身材好,长的不差又有钱,现在连这声音都十足的有魅力,这种人太完美了肯定活不长!

  「是。请多多指教。」心中虽是嫉妒个半死,面上却不能露出来,欧若诚露出一丝职业笑容。

  许翔却捕捉到了方才那双大眼睛微微下垂时的闪过一丝不屑,心中「哦~ 」
  了一声,微微眯了眯眼,轻轻点点头。想要用眼神示意一下陈庆生,却发现那胖子手忙脚乱地折腾着茶具,暗暗嗤笑一下,一眼就能看出这位平时是完全不动手的,这会儿倒在他面前装孙子,可想而知这人是集势利眼拍马屁小人得志于一身了,却也无意开口喊他,便向后仰了几分,毫不客气地望向欧若诚。

  欧若诚趁着许翔望向陈胖子的机会,偷偷打量对方。仔细瞧瞧的话,此人的长相与其说很帅倒不如说是非常有魅力,端正的长相也不是特别出众却有着非常沉稳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透着优雅,看来出身应该很好。所以这种人穿这么一身名牌高级服饰才能体现出什么叫尊贵,再瞧瞧身边的陈庆生,从头到脚的行头也起码4位数,却怎么看都像是个暴发户。

  从下开始往上瞧,锃亮的皮鞋直接忽视,嗯,这腿够长的,上次被柜台挡住了视线没瞧仔细,他最好是个罗圈腿!腰的话不粗不细,不过看来似乎没什么赘肉;这么热的天竟然还穿着长袖衬衫打领带,搞不好还外面还套着西服!真是脑袋进水了!但老实说,这种男人穿上西服的话估计得是风度翩翩。瞧着那半透明的衬衫下隐隐若现的胸肌,欧若诚下意识再看看自己弱不禁风的身材,再一次受了回刺激,心想,肌肉发达的人头脑一定简单M这么边愤愤不已地暗自嘀咕,目光边向上移,却见对方的视线再次直直对上他,微微一惊,尽量自然却连自己也明白肯定不自然地把目光移向一边,以整理袖口回避掉那份尴尬。

  「我是不是该向你收个观赏费?」许翔嘴边是忍不住地笑意。

  「啊?」欧若诚动作一僵,抬起头讪讪地笑了一记,「您还真是幽默。」心中却在想,看多了又不会长我身上,你倒找我钱我还不看呢。

  陈庆生终于倒腾好了那几杯茶,先恭敬地递到了许翔面前。许翔不大爱喝茶,但还是礼貌地接过浅啜着。陈庆生边喝茶边开个话茬儿:「都说要环保,可这办公室里人来人往的,27度也太热了点。中央空调也调不了温,超市里倒还凉快点,是吧小欧?」

  「是啊,经理。」欧若诚点头附和,暗骂,坐办公室里看报喝茶上网打牌你还不满,有本事地你去站上八九个小时试试。

  陈庆生习惯性地以被狠狠砸上墙壁的西红柿的姿势往发靠背上一瘫,居高临下的态度自然流露:「小欧啊,今天找你来是有点事。你在我们屈臣氏也做了一年多了,工作也很努力,虽说你现在做的和你刚进咱们屈臣氏时做的不一样,但工作的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今天这位呢,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许氏的总裁许翔先生。许总今天会到这边来,只是顺道来接你,跟你打个招呼。今后你跟着许总要好好努力,别让许氏的员工笑话我们屈臣氏出去的人什么都不会,知道吗?」
  这没头没尾的一番话听得欧若诚直犯嘀咕。刚开始想着,到现在还没介绍客人,陈胖子还真是一点礼节都不懂,再一听到眼前这男人的身份,又是吓了一跳,虽说他不是很了解许氏,却也知道许氏的海鲜酒楼光是广东释起码有八十多家连锁,本地的世贸大楼,几家房地产也有他的股份,总之是相当有名的人物。这种大人物屈尊降贵地跑来屈臣氏干吗?还要叫上他?听到最后更是一头雾水,今后跟着许总?

  「陈经理,我没太听明白。」欧若诚有些为难地一笑。

  陈庆生以一种似乎掺杂了羡慕与鄙夷的复杂眼神望着他:「上面下了人事变动,从现在起你就不是屈臣氏的员工,而是许氏的成员了,你的档案都已经转到了对方的人事部。虽说许总今天是顺路过来,但亲自接你去许氏报道,你面子还真是不小啊!」

  「啊?!」欧若诚难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惊讶,有些呆呆地望着陈庆生,又转头望向许翔。

  「要是没什么问题,你现在就收拾一下跟我回公司签一下合同吧。」许翔看了一下表,「我也没有太多时间耗在这里。」

  「听明白了就赶快去准备一下吧,别磨磨蹭蹭的让许总等太久。」陈庆生扬扬手示意欧若诚赶快去卷铺盖闪人。

  欧若诚顶着满脑袋的问号去员工准备室换衣服,整理私人用品。他的东西也不多,十几分钟也就收拾完了,可他怎么也没想明白怎么好端端地他就被上面给卖到许氏去了。听说许氏待遇很好,因此想进许氏的人多到挤破脑袋,若是走正常面试途径,像他这学历这经验,估计第一轮就被唰下去了。

  突然就这么进了许氏?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欧若诚翻着眼望着天花板百思不得其解。天上没有掉馅饼的时候,这平白无故的好运不知道藏着什么隐情。
  欧若诚忽然觉得自己很像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又想,大不了老子不干了还不行么!这么一想的话又多少放下点心来,提着杂物袋,与经过的同事打个招呼便走了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音二叔超市美人偷窥日记之三

  二叔最近基本隔一天去趟超市,目的嘛,呵呵呵呵呵,大家心里知道就好话说上周末终于领着粉红控见到了美人,也许是太明目张胆了,俩色女一脸诡异的窃窃私语被美人看了个正着,当下有些囧~

  估计那美人心想:那色狼怎么又来了~

  于是结帐的时候为了让粉红控看的仔细些,二叔硬是把那西瓜塞她怀里:结帐去!

  二叔诡秘在旁边观望,其实是做贼心虚~ 待粉红控因环保购物通道没有购物袋只能抱着西瓜走来,急忙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粉红控一脸奸笑:「果然极品!远望去本以为眼睛不大,离近一瞅,额滴神呐,那眼大的吓我一跳。然后俺就那么看,那么看,看到最后美人很不好意思地低了脑袋。」

  二叔:他眼睫毛长吧?

  粉红控:长!!长!!比大木的眼睫毛还长!!

  (注:大木乃二叔与粉红控当初共同的东洋上司,现已回东京,以睫毛长与古怪的性格闻名)

  于是俩人又叽里咕噜地议论了一番,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所以说,每天瞧一眼美人,生活都多几分滋味啊……擦口水~

***********************************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